骑士传说:权力的游戏又如何?终究是骑士和淑女的传奇更得人心

2022年10月1日 by 没有评论

人声沸然的全英骑士比武大会,年轻的骑士英武非常,一路挥剑斩败数个对手,最终获胜。万众瞩目的时刻,他傲然迎向看台,代表领主向国王的女儿求亲。美丽的公主原本欣然揭开面纱,闻听此言,两人四目相对,震惊替代了喜悦,“怎么是你?!”

这位骑士名唤特里斯坦,公主叫做伊索尔德,以绝世美貌和一头金发被人们称为“金发伊索尔德”。故事发生在中世纪,比《罗密欧和朱丽叶》更古老。

罗马帝国崩溃后,英格兰各部割据分裂,马克王意图大统。特里斯坦自幼丧父,在其照抚下长大。在一次与爱尔兰的战斗中,他身负重伤,被伊索尔德所救,两人暗生情愫,但因敌对关系,均隐瞒了各自真实身份。

伤愈后的特里斯坦回到英格兰,被马克王派去参加比武大会,求娶爱尔兰的公主。这便是开头的那一幕。当得知双方的真实身份,两人心如刀绞。但为了部族和平与养育恩情,一双有情人只能忍痛斩情丝。公主无奈答应政治联姻,远嫁英格兰。

然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刻骨铭心的爱情大抵相似。纵然两人极力克制,却还是抽刀断水水更流,爱意无法遏制。

最终,特里斯坦在负疚与责任下,弃爱奔赴战场,重伤濒死,伊索尔德悲痛欲绝亦追随爱人而逝。

《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是中世纪最负盛名的爱情故事之一,与《罗密欧和朱丽叶》并称为欧洲两大爱情悲剧。它后来被英国作家托马斯收入亚瑟王的故事集中(1485年出版),成为骑士传奇中的爱情名篇。

中世纪以来,这段凄美之恋打动了无数人,民间流传有多个版本。不断出现在后世的诗歌、绘画、小说、戏剧及电影创作中,近代最著名的呈现,除了瓦格纳改编的同名歌剧,便是埃德蒙布莱尔莱顿的画作《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

埃德蒙布莱尔莱顿,《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

作为莱顿最著名的骑士题材画作之一,这幅画描绘了两人花园幽会的场景。以鲜明的色彩和精心的细节刻画,塑造了生动的人物与故事场景;明暗光源的对比,暗示了人物强烈的内心色彩。

伊索尔德如鲜花般娇美,她抱膝而坐,心情愉悦;特里斯坦轻拨琴弦,对佳人倾诉衷肠。两人沉浸在柔情蜜情中,浑然不觉马克王正从身后走来,一场悲剧无可挽回。

“埃德蒙•布莱尔•莱顿先生,于九月一日去世,一位画家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尽管他未能在艺术上达到更高境界,却在帮助大众欣赏古典传奇,确信人们彼此相爱这件事上,做出了不朽贡献。”

埃德蒙布莱尔莱顿,是维多利亚时代的著名画家。受到18-19世纪艺术流派与复古风潮的影响,作品大多以骑士主题与历史故事为主,描绘了诸多骑士、公主、贵女相关的经典故事传说,被称为中世纪骑士题材大师。

莱顿《丽莎如何爱上国王》 故事出自《十日谈》,丽莎对阿位贡的国王彼得罗相思成疾,病危时她请乐师传达爱慕之情。最后国王被深情打动,并承诺终生为她的骑士。

莱顿出身绘画世家,年少成名,画作长年在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定期展出。他的绘画风格受到拉菲尔前派、学院派古典主义、唯美主义流派的影响,作品充满了绚烂、梦幻、神秘的氛围,以明亮的色彩、流畅的线条与丰富的细节,营造了浪漫、唯美的画面效果,令人赏心悦目。

他笔下的骑士故事,像拉菲尔前派的诸多作品一样,为19世纪的普罗大众,开启了穿越千年的古典浪漫想象。

莱顿《国王与女乞丐》,1898 画中的国王双膝跪地求婚,把自己的皇冠呈给女乞丐。故事出自中古诗篇,国王科夫图阿对女乞丐佩妮罗凤一见钟情,非她不娶。

除了骑士这一主要题材,莱顿还创作了大量维多利亚时代生活场景的作品,将新时代的优雅和世情定格在了他的画作中。他的作品在当时深受藏家喜爱,大多为私人定制,许多都是举世公认的名作。

他的作品中既呈现了一种强烈的叙事感,又给观者留下了自由的想象空间,让观者与画中人物建立起穿越时空的对话。

莱顿《王妃之吻》 夏蒂尔是法国中世纪著名诗人,他因促成王妃玛格丽特的婚姻而得到她的亲吻,这是一种极高褒奖。

莱顿《伊莲(Elaine)》 源自圆桌骑士的传说,贵族少女伊莲因思慕兰斯洛而死。

金戈铁马、优雅与豪情的中世纪,行吟诗人的诗篇、骑士文学中的爱情罗曼司,淑女们的忧伤私语,忠诚果敢的骑士风流,都透过莱顿的画笔,为世人尽致呈现。

与历史学家眼中的黑暗中世纪相比,艺术作品中的中世纪,往往充满神秘而浪漫的遐想,如同莱顿的画作所呈现的:英雄骑士、王侯霸业、公主淑女、古堡河谷、游吟诗人、田园牧歌,是一种史诗般的存在。

那是亚瑟王与圆桌骑士的英雄时代,他们披甲持剑,行侠仗义;他们优雅知礼,风度翩翩;他们忠诚,守诺,为荣誉而战;互敬互助、真诚地对待朋友,对所爱至死不渝。

他们是那个时代人人追捧的明星,也是后世人人热衷的传奇。在那个依靠武力的战乱年代,骑士们却恪守着骑士精神与行为法则,遵从良知,克己复礼。这种古典时代的品德,为世人所向往,也是骑士文化流传至今的原因。

骑士的由来,是中古欧洲的骑兵制,身份仪式最早缘自日耳曼人的成人礼俗。男子成年时,会举办仪式,接受首领或父亲赠予的武器,正式成为战士。

中世纪的欧洲长期割据,战乱频生,骑士是战场上的主导力量,直接效忠于国王。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身穿铠甲、手持长剑与盾牌的骑士,纵横中古欧洲大地,拥有特殊的荣誉与特权。

成为一名骑士,需要从小就开始培养。贵族子弟一般从7岁做侍童,接受骑士训练;14岁开始当骑士的侍从,学习马术、格斗技术;21岁时会正式授封为骑士,开启荣耀的一生。

授封仪式是骑士最庄重的时刻,由领主或是君王,或参加仪式中最有地位的骑士,以剑面拍击肩颈处三下,行“剑面击肩礼”,这是册封仪式的标志环节,然后是受封骑士进行宣誓。

“我将仁慈地对待弱者!我将勇敢地面对强敌!我将为不能战斗者而战!我将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将不伤害妇孺!我将帮助我的骑士兄弟!我将忠实地对待朋友!我将真诚地对待爱情!”(骑士誓词)

莱顿《册封The Accolade》,1901 身着铠甲的男子恭敬跪立,头带王冠的女王站在王座前,郑重将长剑置于其肩,为其进行骑士授封仪式。旁边是一群见证者,有未成年的骑士侍从,老骑士、修士等,凝神注视这神圣的一刻。

骑士文化的核心,是骑士精神。如同骑士誓词中所言,不畏强敌,果敢忠义,宁死不屈,保护弱者,无违天理。这种高尚的道德标准与行为准则,后人归结为谦逊、荣誉、忠诚、英勇等八项美德,骑士终身以此为准则。

作为一种身份荣誉,骑士精神超越权力、地位与其他一切世俗。所以,无论是贵族、还是国王,都以成为骑士为荣。

莱顿《有如神助》(God Speed) 身披铠甲的骑士即将出征,华服女子不舍送别,她把精心绣制的红丝巾绑在骑士手臂上,祈愿爱人凯旋而归。

爱情,是骑士文学的一个永恒命题。骑士的传说,总是因动人心弦的爱情而更加深入人心。据说爱情这个单词,最初就被称为“骑士之爱”,意指“至高无上的爱”。骑士的爱情,是一种精神之爱,忠诚之爱,㺯好而热烈,不求回报且至死不渝,简直就是偶像剧男主般的存在。

试问从中世纪到21世纪,谁不想拥有这种文武双全、帅气英勇、浪漫又宠你的爱人呢?

无论是骑士精神,还是骑士之爱,中世纪的骑士文化与价值理念都深深影响了整个欧洲。尤其在时代变革期,社会道德和世俗急剧变化的年代,这种古典的人文精神,更被世人一再推崇与怀念。

这也是为什么,19世纪的英国人,生活在强大的日不落帝国,却依旧热衷于艺术家笔下的中古骑士传奇。

画家莱顿所在的维多利亚时代,是英国的黄金时代。工业革命如火如荼,科技的浪潮奔腾激荡,世界的财富不断涌入,经济、文化、工业、科技、国力都达到全盛,前所未有的繁荣与发达。真真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

一方面,富裕的生活,让中上阶层更加追求审美的极致;另一方面,工业革命与资产阶级兴起,带来的是旧秩序的破坏,道德与信仰危机也接踵而至,社会变得越来越功利。

人们在巨大的变革中不断创新与反思,各种思潮与文艺流派兴起,如新古典主义、浪漫主义、复古风潮等,骑士文化,也因古典精神与人文道德而被人们所怀念和复兴。

这种文化风潮的复兴,与其说是对历史文化的回望,不如说是时代转型期,因为对现世变化的不满,转而对遥远的中古文化精神心生向往,找寻理想寄托。

骑士的黄金时代是十字军东征时期。在教廷的号召下,各地纷纷组建骑士团,加入圣战。在信仰与荣耀之光下,骑士成为正义的化身。这些骑士团对欧洲后世的政治格局有着深远的影响。

中世纪晚期,欧洲各国也陆续创建了以君主为首的宫廷骑士团,如嘉德骑士团、金羊毛骑士团等,这些骑士团不再以圣战为名,而是纯粹的宫廷贵族组织,代表着古老的王权秩序和身份荣耀,有些至今还在代代传承。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嘉德勋章 英国最高等级勋章,爱德华三世于1348年组建英国嘉德骑士团,勋章由金花结和玫瑰圆章组成,镌刻“心怀邪念者蒙羞”的格言,下方悬挂圣乔治骑马屠龙的标章。

金羊毛勋章章 勃艮第公爵菲利普三世于1430年创立金羊毛骑士团所制的骑士勋章,是欧洲各种骑士勋章中的地位佼佼者,金羊毛骑士团目前仍有授勋成员。

随着雇佣兵制度和长弓、火炮等新战术的运用,骑兵渐渐失去了战场上的主导地位,骑士制度随之衰落。中世纪晚期,社会结构变化,贵族的权利不断被王权削弱,骑士阶层最终黯然离场。

进入近代,贵族阶层衰微,骑士精神渐渐演变为绅士品格,成为一种大众所推崇的精神文化。由骑士行为准则发展而来的绅士风度,成为男性理想化的行为标准,进而造就了英国近现代以来的人文精神风尚。

英国史学家约翰赫伊津哈曾述:“火药的传入虽然把骑士阶层炸得粉碎,但中世纪骑士所体现的,被理想化的骑士精神,却在近代西方文化中得以保留。”

19世纪以来的英国“绅士”们,头戴礼帽、手持雨伞、彬彬有礼,谦逊、稳重,学识渊博、冷静果敢,尊重女性,还有一点英式幽默。从精神到气质,都保持风度的绅士形象,从此风靡全球。

中古时代早已湮灭,维多利亚时代也已远去,21世纪物是人非。唯有骑士精神无所不在,久远的传统,依旧生生不息。

当人们说着Lady first,国际依旧通行“圆桌会议”,时尚与设计界不断为骑士精神注入当代设计灵感时……这些来自骑士精神的沿袭,成为人们始终传颂着的一种美德,一种期许、一种文化ICON。

所谓传奇,便是纵千万人,我吾往矣。就像《权力的游戏》结尾,金狮骑士詹姆孤身去城堡中寻找瑟曦。当城破国倾,她从权力的顶峰坠落,在最绝望的时刻,纵然她被所有人唾弃,他依然践行了骑士的誓言,守护所爱,至死不渝。

权力的游戏一代代终成历史的云烟,唯有骑士的精神不灭。骑士与淑女的传奇,亦在时光中历久弥新。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