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时深度」布鲁塞尔从“欧洲首都”到“北约的家”?

2022年8月29日 by 没有评论

【环球时报驻比利时特派记者 任 彦 环球时报报道 记者 吴云】“欢迎来到布鲁塞尔,北约的家”。近一段时间以来,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机场的巨幅形象展示牌上,赫然写着这样的欢迎词。展示牌上,2/3的画面是北约总部大楼,除了大楼上方这行非常醒目的大字外,还有一行小字——“为近10亿人的和平、安全和自由而工作”。而在布鲁塞尔工作、生活或经常到访欧盟总部的人,都觉得这块展示牌传递出与以往不同的信息——俄乌冲突前,布鲁塞尔打出的都是“欧洲首都”“欧洲中心”这样的城市名片。巧合的是,在加入欧盟快20年的匈牙利——这个东欧国家的总理欧尔班8月初在社交媒体上流露出对欧盟的不满,直言“布鲁塞尔不是我们的老板,匈牙利是一个独立主权国家。欧盟的根本不在于布鲁塞尔,而是在各成员国的首都”。欧盟本是区域一体化组织的典范,如今布鲁塞尔为何却厚此薄彼、只强调自己是“北约总部”,欧盟的一些成员国也开始避谈布鲁塞尔是“欧盟的根本”了呢?

7月初,《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在布鲁塞尔机场的展示牌中,总部大楼左下角写着“我们是北约”,后面跟着一串社交媒体图标。大楼右侧的画面中挤着4个压扁的布鲁塞尔地标性建筑或著名景点的图案,分别为“(独立)五十周年纪念公园”的凯旋门、“撒尿小童”于连雕像、布鲁塞尔大广场市政厅大楼、原子球塔。与展示牌左上角北约标志相呼应的是,原子球塔挂上印有北约标志的旗子,市政厅打上深蓝色灯光,于连穿上印有北约标志的深蓝色衣服,凯旋门飘扬着深蓝色的北约旗帜。

《环球时报》记者在布鲁塞尔工作8年之久,在机场看到这样的城市形象展示牌还是第一次。布鲁塞尔当地的一个朋友说:“不知道这个城市形象创意出自布鲁塞尔市政府,还是出自北约总部。但我认为这个创意不是很好,把布鲁塞尔称作‘北约的家’有损于其和平的形象,把布鲁塞尔地标性建筑边缘化并且涂抹成代表大西洋的深蓝色,让人有后背发凉的感觉。”比利时历史学者亨德里克·维米尔施和记者谈起这块展示牌更是显得有些生气,他说:“北约总部本来位于布鲁塞尔边缘区域,而且也不是地标性建筑,但在展示布鲁塞尔新形象的广告牌里竟然占据C位,成为绝对的主角,把众所周知的地标性建筑挤到一边,这真是本末倒置,太滑稽了。”他认为,这是在向世界传递一个危险的信号,与布鲁塞尔人爱好和平的优良传统严重不符。据他观察,这块广告牌出现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后,似有为乌克兰人及欧洲人壮胆的意思,表明“北约还存在,总部就在布鲁塞尔”。维米尔施还说:“其实这就是在刷存在感,北约日益感到自己的存在危机。”

一些公开材料显示,布鲁塞尔面积162平方公里,首都大区人口121.8万,其中85%的居民讲法语,15%讲荷兰语,外籍人约占全市人口的1/3。这样一个“小城”,却是欧盟和北约总部所在地, 还是世界海关组织总部所在地。在外人眼中,欧盟和北约都算国际组织,但“布鲁塞尔地区信息中心”(BRIC)创办的“布鲁塞尔指南”网站却把欧盟划为“欧洲机构”,将北约归为“国际机构”,与世界海关组织并列。

因为欧盟总部位于布鲁塞尔,当地人更愿意把自己生活的这座城市称为“欧洲首都”。欧盟是为和平发展而创建的区域性国际组织,致力于欧洲一体化。比利时人大都以在欧盟总部工作为傲,不仅因为工资待遇令人垂涎,而且因为其意味着很高的社会地位。记者有一位比利时朋友在欧盟总部工作,她说当初获得这份工作着实不易,不仅需要名校的高学历,而且需要掌握多种语言、扎实的专业知识和良好的沟通能力。欧盟总部绝大多数岗位都是为了欧洲团结、和谐、发展而设置的,因此这样的工作很有意义,而且颇受社会尊重。

现在去布鲁塞尔参观或旅游的人,都会去舒曼广场附近的“欧洲区”走一走,这里聚集了欧盟的主要办公机构。欧盟总部位于布鲁塞尔市中心,几大建筑群很有现代感,与老城区的传统建筑形成鲜明对照。欧盟总部每年5月初都会举办“欧盟日”,通过丰富多彩的互动活动向当地民众宣传欧盟机构的运作机制,比利时联邦及布鲁塞尔大区政府也都以拥有欧盟总部为傲,把欧盟总部作为该国及该市国际化最亮丽的名片。

与欧盟总部的人气兴旺相比,北约总部就差远了。北约总部位于布鲁塞尔东部郊区,很多当地人都不知道那个庞大建筑群是干什么的,外国游客就更懒得跑那么远去参观了。

布鲁塞尔确实见证了欧盟和北约的发展和变化。二战以后,欧洲多国选择走上一体化之路,欧盟一体化演变轨迹深刻影响了布鲁塞尔这座古老城市的新发展。布鲁塞尔成为欧盟的“首都”是妥协的产物,也是布鲁塞尔积极争取的结果。1951年 4月,法国、意大利、比利时、荷兰和卢森堡以及西德创立欧洲煤钢共同体后,将最初选定的临时办公点放在了卢森堡的首都卢森堡市。1957年3月,六国外长在罗马签署建立欧洲经济共同体与欧洲原子能共同体的两个条约后,比利时政府不仅积极申请将布鲁塞尔作为总部选项,而且还进行大规模的城市改造。得益于布鲁塞尔独特的地理位置(与荷法德卢接壤)、文化传统、生活居住条件等因素,两个组织最终将办公地点设在布鲁塞尔。1965年,六国签署《布鲁塞尔条约》,“三合一”之后的欧洲经济共同体就决定将总部确定在布鲁塞尔。1993年11月1日,《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正式生效,欧洲联盟正式成立后,对各个机构的办公地点欧盟也做出决定,并写入1997年的《阿姆斯特丹条约》,条约确认了欧盟委员会和欧盟理事会办公地点在布鲁塞尔。欧洲议会会期将在法国斯特拉斯堡和布鲁塞尔轮流举办(在斯特拉斯堡举办全会)。

与欧盟不同,成立于1949年的北约是在匆忙之间将总部从法国迁到布鲁塞尔的。上世纪60年代,法美矛盾突出。1966年,戴高乐领导下的法国退出北约一体化军事组织,并将北约军事总部——欧洲盟军最高司令部赶出法国,迫使北约必须重新为其军事总部找新的落脚点。北约将军事总部“迁往最合适的地点”比利时后,又将最高政治决策机构——北大西洋理事会迁往比利时,最终政治总部设在布鲁塞尔,军事总部安在蒙斯。北约总部搬家时,遇到的一个困难是很多在巴黎工作的北约官员不愿意去布鲁塞尔,主要是当时在布鲁塞尔工作拿的工资比在巴黎少。

国际形势的发展以及两个国际组织自身的演变影响着它们在世界上的“新闻曝光度”。华约解散、苏联解体后的几年,相对应的是欧盟影响的上升和北约作用的下降。冷战结束后的十年,国际形势明显缓和。欧盟的深入发展和北约的相对寂静与欧洲局势有着紧密的关联。本世纪初,欧盟内部活跃异常,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级别的欧洲理事会和部长级别的欧盟理事会会议令人目不暇接,欧盟委员会每天中午都举行记者会,欧洲议会也是活动颇多,驻在布鲁塞尔的各国记者每天收到的邮件都看不过来。欧元启动前夜(2002年1月1日启用),在布鲁塞尔举办的庆祝活动上,人们群情激昂,一只投影的小鹿在愉快地奔跑,象征着欧盟一体化会不断地深化。

这一时期,反观北约,“新闻曝光度”主要集中在冷战后的历次东扩和频频对主权国家发动战争上。从1999年开始到2020年,北约5次东扩后成员国从16个增到了30个。从1995年到2013年,欧盟也经历4次扩大,成员国从12个增加到28个。而从2009年欧洲发生债务危机到难民危机,从英国“脱欧”到现在的疫情危机,欧盟的治理缺陷都不同程度地有所暴露。

“《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签署之后的欧盟成功了吗?”这是今年2月欧盟国家纪念条约签署30周年时,很多国际媒体提出的一个问题,并提到“欧盟东扩,西欧国家开始‘反欧盟运动’”“欧盟层面缺乏应对债务危机机制”“英国已退出这个俱乐部,其他国家很可能也会效仿”“疫情初期,多个欧盟国家上演相互截留医疗物资的闹剧”“制裁俄罗斯,欧盟多国担心能源危机加剧”等。

布鲁塞尔的展示牌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西方国家领导人6月底接连在比利时、德国和西班牙举行的欧盟峰会、七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和北约峰会。《华尔街日报》盘点这3次峰会时说,这体现了西方政策的三个方面:欧盟是政治方面,七国集团是经济方面,北约是军事方面。

7月上旬,全球化智库(CCG)秘书长苗绿结束在美国的调研后来到比利时,也注意到布鲁塞尔机场的新展示牌。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记得以前来布鲁塞尔,在机场经常看到写有‘欢迎来到欧盟’和‘布鲁塞尔,欧洲心脏’之类的展示牌,这次机场展示的却是‘欢迎来到布鲁塞尔,北约的家’。这让我们对欧盟现状有所担心。”苗绿说,在随后10天的欧洲调研中,可以感到布鲁塞尔此时突出“北约之家”,淡化“欧洲首都”是有深刻意味的。当地人告诉她,不光是因为北约总部离机场不远,更重要的原因是欧洲东部正在发生一场实实在在的战争。在巴黎,全球化智库代表团入住的酒店里,平时闲散惯了的法国人在为乌克兰战争中受难的儿童举行拍卖和募捐会,这意味着,即使远在西欧也弥漫着战争渲染的情绪。

据苗绿介绍,在与欧盟很多政界和学界人士的交流中,对方很少提及“战略自主”这个2017年由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出来的概念,他们更强调欧盟在安全方面感受到的危险,因此“通过北约抱团”的呼声不断高涨。

法国国际关系与战略研究所所长帕斯卡尔·博尼法斯近日撰文说,北约已不是处于“脑死亡”状态,而是复苏了,它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强势,当欧洲人都在要求美国人留在欧洲、增加兵力时,是欧洲战略自主“脑死亡”了。美国大西洋理事会非常驻资深研究员贾森·戴维森也认为,随着北约马德里峰会的召开,欧洲安全的一个事实变得越来越明显:北约似乎成了欧洲国家安全的唯一可行担保,在这样的背景下,欧盟实现战略自主的目标不大可能在短期内成为现实。戴维森在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撰文时写道:“俄乌冲突让更多欧洲人认识到,如果把自身防御的赌注押在一个未知和未经考验的欧盟上面,它们就有可能遭到攻击、失去领土甚至被征服。”他认为,鉴于欧盟战略自主无望,以及美国对欧洲安全的持续兴趣和参与,北约仍将是欧洲至关重要的安全机制。

乌克兰冲突升级成了“欧洲安全分水岭”,欧洲国家对安全的重视程度超过冷战结束后的任何时期。在这样的背景下,布鲁塞尔挂出写有“欢迎来到布鲁塞尔,北约的家”的展示牌,而淡化“欧洲首都”这一城市名片的做法也就不足为奇了。但不管怎样,对于布鲁塞尔这座城市来说,北约只有一座办公大楼,但它“欧洲区”内的欧盟机构办公大楼可不止一座。

苗绿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欧洲调研的感受是,在对华政策方面,尽管对中国在俄乌冲突中所持的立场有错误认识,但欧洲比美国的政策要相对务实一些。欧盟对中国的负面情绪有所上升,但还远没有达到美国所拥有的程度,欧中双方在经济领域还存在很多合作空间。有欧盟智库专家表示,虽然北约和欧盟的文件中将中国称为“系统性挑战”和“系统性对手”,但与美国视中国为“最重要的战略竞争对手”不同。还有欧盟智库专家表示,本来北约峰会出台的对华新“战略概念”文件“态度很强硬”,但没有得到一些既是北约又是欧盟成员国国家的支持。法国学者博尼法斯也在文章中建议,欧洲国家不应过分担忧“中国的威胁”,在处理对华关系时最好能确定自身利益,要和美国的做法区分开来,不要被美国带偏了。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