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的亲王中谥号最差的人是谁?

2022年7月29日 by 没有评论

庆亲王以贪腐闻名,《清史稿》对他的描述是“细大不捐,门庭如市”,“异常挥霍尚能积蓄巨款”。”以载沣为首的“扫黄专案组”还未出发,奕劻就得到了宫廷密报,他连夜派遣亲信将名妓杨翠喜秘密退回天津。

网站一文对庆亲王的理财之道颇为“赞赏”,说他“理财很有天赋,也有超前意识”,他格外青睐外资银行,特别是英资汇丰银行,据此作者断定,“要是迟生一百年,庆亲王肯定是个家小在外、见首不见尾的裸官!”

近代国人没有什么存款概念,普通百姓也没有什么钱储蓄,因此达官显要的存款才是汇丰银行关注的重点。为了吸引他们,汇丰一面做广告宣传储蓄的种种好处,一面规定存户资料绝对保密,中英两套账目从不示人,这一招俘获了当时不少权贵的芳心,清廷官吏、民国政要宁愿少取利息,也要将贪污、搜刮所得的巨额资财存入汇丰银行,以保证安全。据清人胡思敬《国闻备乘》记载,庆亲王奕劻曾将120万两黄金送往东交民巷英资汇丰银行存放。汇丰银行很清楚奕劻巨额资财来路不正,于是摆足架子,多方刁难,数次往返,始允收存,月息仅给二厘。事情为清末御史蒋式瑆得知后,上奏朝廷,还捅给了报馆,弄得沸沸扬扬。事情闹大了,慈禧不得不查,于是下令左都御史清锐和户部尚书鹿传霖组成专案组,成员包括举报的蒋士瑆,对汇丰银行存款案进行调查。

专案组到汇丰银行,发现没有人营业,吃了闭门羹,原来当日是星期天,汇丰银行不开业。隔日,专案组再去查账,却找不到任何痕迹。很显然,已经得知风声的奕劻提前做了手脚。《国闻备乘》一书记载:“道员吴懋鼎为汇丰司会计,私以告御史蒋式瑆。式瑆劾之。事下尚书鹿传霖、左都御史溥良查办。奕劻大惧,遣使现与吴约,愿割其半借券还之,请勿宣。吴许诺。翌日,传霖等至,呈其簿据观之,凡巨室所存母金皆隐其名曰某堂某会。传霖不能辩,亦不愿穷竟其事结怨于王,遂以查无实据入告。”

这样,事件的结果便出现了反转,被撤职查办的不是奕劻,而是变成了百口莫辩的蒋式瑆。慈禧太后对其怒斥:“何得以毫无根据之词,率臆陈奏,况情事重大名节攸关,岂容任意污蔑?”此事发生后,等于为汇丰银行作了一次义务宣传,中国官吏和工商业者都将汇丰视作安全的避风港,纷纷到汇丰银行开立账户,将巨额资产和金银古玩存入银行,一时间汇丰存款大增。

由汇丰银行存款案可看出,高调贪腐的奕劻也并不总是顺风顺水的,当时一些官员或出于对大清国的负责、或出于权斗以及其他别的什么原因,老庆经常被卷入反腐的漩涡中。不过老庆却每次都能脱身。

其中一次就涉及一文提到老庆贪腐的一个著名案例:中层干部段芝贵送上白银10万两,立马就买到了布政使、黑龙江代理巡抚的高帽子。其实这桩交易还有一个狗血剧情“性贿赂”。1906年,奕劻的儿子、商部尚书载振出差路过天津,看中了名歌姬杨翠喜,候补道段芝贵随即用重金为杨赎身,献给老庆的公子。之后,段芝贵从天津商人筹措十万金给载振的父亲奕劻。借此,段芝贵便由一个司局级的道员,连升三级当上了黑龙江巡抚。御史赵启霖闻讯后,立即上奏弹劾,认定是“权色交易”。赵启霖的弹劾一上,慈禧立即下令:“有无其事。均应彻查。著派醇亲王载沣、大学士孙家鼐确切查明。务期水落石出。据实覆奏。”

以载沣为首的“扫黄专案组”还未出发,奕劻就得到了宫廷密报,他连夜派遣亲信将名妓杨翠喜秘密退回天津。袁世凯在天津的表弟张镇芳按照袁的授意,多方疏通,将杨翠喜转赠盐商王益孙,以遮人耳目。先决条件是订立一张置杨翠喜为妾的文契,写明日期为光绪三十一年(1905)六月,用意在于表明早在载振奉旨出关途经天津一年多以前,杨翠喜已为王家的外宅妾。王益孙追求杨翠喜多年,面对从天而降的美人兴奋不已,立即签订了一个时间倒推的纳妾假协议。

载沣和孙家鼐到天津后发现,杨翠喜早在一年前就已是盐商赎身的小妾,证据“确凿”,而传闻中“性贿赂”却未找到一点蛛丝马迹。于是专案组给慈禧太后提交了一份报告,对载振、段芝贵的指控纯属子虚乌有。结果那就可想而知了,老庆又是稳坐钓鱼台,反倒是弹劾的御史遭革职并被慈禧太后严厉谴责:“亲贵重臣名节攸关,并不详加访查,辄以毫无根据之词率行入奏,任意污蔑,实属咎有应得”。

贪腐为地球人都知道的老庆在晚清几次“打虎”行动中都能摆脱“谣言”的困扰,一次次安全过线,照样圣眷不衰,不仅得到了“铁帽子”,而且其妻妾中还封了6位“福晋”,超出了清制规定的亲王只能封5位福晋的限额。要说慈禧太后不知道老庆在“打虎”背后中做的那点手脚,那还真有点侮辱她的智商。究其原因,太后看中的是老庆的忠诚,对她而言,一个无条件效忠她的宗室亲贵,才能跟她一起共保大清的江山。但老太后或许不知,在她死后,正是这位她眼中的大清忠臣力主隆裕太后和宣统帝退位,成为“皇族中断送满清之第一罪人”。

(参考资料:张晓波:《大清王朝最后一个铁帽子亲王》;李兴濂:《奕劻开的卖官公司》;甄光俊、方兆麟:《清末轰动朝野的一桩官场花案》;邢建榕:《贪官奕劻为何横行》;李德林:《庆亲王仅仅是作风问题吗?》等)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